NGAl_九加酒_

谢谢您,感恩节快乐

【白夜追凶】云散有时(上)【峰音/宇楠】

-第一人称路人视角

-事件结束后的平静生活(大概


【在大多数人看来,作为一个从小长在警察之家的孩子,似乎对警察这份职业充满着憧憬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是实际上,在那时候的小小的我的心里,对这份职业可以说憎恶也不为过。我觉得它是一道屏障,毫不留情的阻挡了我父母对我的爱。这种微妙的敌视持续了我的整个少年时代。直到我大学毕业从外地回到家乡,在一次采访跟随的过程中听到一位警员向我讲述的故事,我才可以算得上是彻底的解开心里的心结。同时也让我开始反思自己。

……

我并非是什么善于描写感情的小说家,做不到那些妙笔生花,充其量只是个故事的搬运工。但若是你在这个阅读的过程里能感受到哪怕一丝的感...

看了新剧的潘式定装照,脑补了一下。




“我只相信事实。”



(好期待这个场景啊

咳咳,我回一下我的驾照扔哪里去了∠( ᐛ 」∠)_

阳阳:

SCP基金会相关:

  • SCP塔罗牌 - 宝剑一:SCP-668 - 13英寸厨刀

  • SCP塔罗牌 - 宝剑骑士:SCP-2307 - 湖中笔

  • SCP-2949 - 可观测的猫科迁移直播

  • SCP-3041 - 红刀& SCP-3154 - 终末状态发生器

  • SCP-3448 - 残缺来生

  • SCP-3718 - 环境危害猫

  • SCP-3980 - 盲目致盲

  • SCP-4500 - 苏格拉底收容措施

  • Confinment特别篇

  • Pangloss & 鹿

隔了好久终于有时间填一下了
P2自设指挥官,大概就是我活动前、活动时和活动后的写照了)

笔谈潘粤明:始于盛夏,繁于严冬

—-笔者提笔之时刚刚夏季,现在却已到了秋季,喜欢潘粤明先生已有半年有余,受制于自身文笔浅薄,只能用自己拙劣的文字抒发感慨。

无它缘由,博君一笑。


常言道七月流火,八月也不遑多让,一转眼高温已经笼罩在你我头顶一月有余。大大的太阳一视同仁,但室外具体的温度几何,完全就看当地的云与风是否怜悯。
然时光荏苒,提笔行文时的炎热仍未曾走远,日历与时间却明白的告诉我们,夏季已经过去,金秋的九月即将来临。

与体感的糟糕不同,文人笔下的夏天多是唯美而梦幻的:山坡上的烟火,路边摊的冰棒,少年的背心短袖,少女的长发裙摆,蛙声阵阵的夏日田地,人声鼎沸的夜市街头。它比春日的故事灿烂,也比繁秋的故事激情...

紧急加班过后就是紧急失业,这两周没写什么东西,拿以前的摸鱼混更

[明星大侦探][小丑组]太阳雨

-潘打工+鬼小丑
-想写的甜一点结果失败了,没写出想要的感觉
-_(:_」∠)_(躺平任嘲……

夜湖镇的雨总是措不及防,明明还是大晴天,突然就下起了雨。
不是旅游的推荐时令让潘打工在无忧客栈的生活轻松了不少。甄老板在早些的时候就出了门去打麻将,看样子不到晚上也不会回来。紧急的抢收了晾在阳台的被子,潘打工揉着自己有些酸疼的肩膀走向了厨房。盘算着给自己做点什么当午饭。
但他没想到,推开厨房的门时,里面居然还有其他人在。
金色的头发湿淋淋的贴在耳朵边,蹲在冰箱前翻箱倒柜的身影看上去是那么熟悉。听到推门的声音也没有回头。潘打工侧身躲开飞来的飞刀,在它扎到墙里之前拽住刀尾的穗子让它停了下来。
“你这里怎么什么能吃的东...

微博自带的滤镜还挺好用的hhhh

附土味小情话一则:

窗外的蝉鸣让我耳朵聋了🙉!
天上的太阳让我眼睛瞎了🙈!
烦躁的工作让我大脑疯了🐒!
你忽然地出现,
我一下子全好了🤤!

[丧性文学]谁与共


01《恐慌》

我有个认识了很久的老朋友,叫做“恐慌”。

它讨厌阳光。白天的大多时候都喜欢安静的藏匿在我的手机里,有的时候是张图片,有的时候是几段文字。它喜欢深夜,常常会在晚上截断我和外界联系的网络,伸长自己的触角将我包裹,一点一点的在我脖颈处用力,让我难过的在胳膊上与腿上留下自己指甲的痕迹。疼痛让我清醒,又让我数次的接近窒息,恶性的循环被疲惫的身体叫停,混沌的大脑最后终在无法抑制的昏迷中睡去。

我曾试着想要摆脱它,但最后都失败了。
正如太阳底下也会有阴影。在我曾痴迷于它的那些日夜里,它早已渐渐的与我的身心连在了一体,刮骨都难去得干净。

我曾哭着跪在它的面前,祈求它放过我,满脸的泪水都是自己的心头血。
然而...

[白夜追凶][双关] Escitalopram Oxalate Tablets(串)

-剧情写的比想象的慢,完结比想象的遥远
-标题稍微皮一下
-文力感觉开始下降了,欢迎多多留言给在下充能和打脸T^T

与上次的迷茫相比,这回关宏宇明确的意识到了自己现在是在做梦。不是说梦境不逼真,而是因为他发现他这回坐在了自己母亲的病床前。回想起上个梦境里的内容,电话中传来的声音仍让他念念不忘。关宏宇看着自己母亲熟悉的脸孔,压下心中的五味杂陈,小心翼翼的问向她:
“妈,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然而病床上的母亲并没有看他,他知道自己母亲已经发现了他,但是却没有给予他任何回应。
他顺着母亲的目光看去,场景在视线的移动中换成了自家楼上的天台。
关宏宇看见他哥靠在栏杆上,少见的抽着烟,身旁的地上是自己上个梦境里见过的酒...

[明星大侦探][双潘]沉默银河

-明侦第三季 又是漂亮惹的祸 同人
-潘整形(甄院长)+潘刮痧
-私设有且多,人物性格捏造
-安利文,亲情向
-短打,一发完

W市的某个巷子里有家新开的按摩店,古朴的装修在略显风尘的街道里特别的新鲜和突兀,尤其是老板的为人与样貌,温和又周正,与按摩店这种充满着绮丽幻想意味的招牌不同,端是个年轻的小伙子,面上看着温文尔雅,一身西装配白大褂,嘴角常年的笑,让人恍惚间感受到一股民国时期的公子风味。对人温和的态度让整条街里的人都心生喜欢,就是连街口素来最不爱外人的顽固老太太也挑不出什么理来,就更别提其他的年轻小姑娘,有不少都在老板的店里办了个什么卡,就为能多来几回和老板搭几句话。
奇怪的是这个潘老板明明是个风评不...

摸鱼摸了个特别沙雕的东西,不知道有没有人能看懂梗,上课摸鱼没个参照,越画越不像了😂😂😂😂

[白夜追凶][双关]Escitalopram Oxalate Tablets(中)

-剧情进展缓慢,总体感觉可能有些要超字数了,怀疑自己上中下可能写不完。

听到周巡的话,关宏宇愣了一下,没等大脑反应过来,自己的身体就已经开始转身推开人群往外跑,衣兜里的电源沉甸甸的拍打着他的腿,随着外套晃来晃去的就像是他的忐忑不安的内心。
我的个亲哥啊,你可千万别出什么事啊。
关宏宇想。

大约是司机也从他没被口罩遮住的脸上看出了满满的焦急,没等上他多加来几句的催促,就卯足了劲,油门踩到能允许的最大,一路风驰电掣的将出租车硬生生开出了电影里跑车的气势,没过几分钟就到了目标医院的楼下。
年轻时的混不吝让关宏宇以前没少往医院跑过,有时候是去看人,也有的时候是去被人看。母亲当年重病时也是他主动的承担了所有的上下...

且想且书,散漫文记03

前行不易 光芒常在

03 《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

“あなたのような人が生きてる 世界に少し期待するよ。”

从初中开始我就开始喜爱写一些没什么意义的文字,最开始用的是成册的稿纸本,后来就慢慢的变成骑马钉的笔记本和可以替换芯的环线本。虽然看起来数量很多,但里面基本上都是一些没头没尾的片段,东西一点西写一点的不成篇章也不成气候。我曾经特别嫌弃它们,但直到我在毕业时收拾寝室发现了几本从家里带来,在箱子里陪了我五年的笔记本的时候,我才恍然间觉得那时候的文字是最让我能读的下去的。透过那些过去的笔迹,我仿佛能够触碰到那个时候的自己。

人的记忆真的就是这样奇妙的东西。你以为忘的一干二净,却只要有一根回忆的细线被...

且想且书,散漫文记02

02《Gasoline》

“You are part of a machine,you are not human being.”

六月末的北京真是热的要命。
生活明明还没什么着落,我却已经开始对自己所学的东西渐渐的失去了耐心。坐在闷热的机房里,我忍不住的想一个问题:

为什么人类不能成为机器呢?

人与机械粗看下来似乎并无不同。硬要说的话也就是区别在名为“自由意志”这种看不见摸不到的神奇的东西。
但是有些可笑的是,我们感慨着自由意志的伟大,强调着个体的独一无二性,但却在真正的生活工作中时而摒弃它们。这种时候人人似乎都被成为了机器,遵循着古板的规矩与它定下的条条框框。如果说在这个工业社会里生产力是第一要素的话...

[双关]Escitalopram Oxalate Tablets(上)


-时间213破获后,有魔改、魔幻以及超展开
-暂时还没有开车计划
-∠( ᐛ 」∠)_

柔软的床垫和硬板床的差距大约就体现在睡眠质量上了。
还泛着困意的关宏宇使劲眨了几下眼睛,为了庆祝自己终于摘掉了“2-13灭门案嫌疑人”的帽子以及自己的物流公司再营业,关宏宇被朋友撺掇着出门喝了不少。收摊时过晚的时间和满身的酒气让不想听关宏峰的说教的他就近睡在了崔虎的仓库里。睡着前临时搭建的硬板床的感觉和粗糙的蓬顶给自己的印象还没散去,与身下的床垫和眼前的天花板的差距提醒他,这绝对不是自己昨晚应该躺的地方。
莫不是崔虎这小子半夜把自己送了回去?
他下意识的坐起身,环顾了一圈屋内的环境,身旁的时钟写着的是下午两点半,津港的...

勤奋码字的一周,努力摸鱼,妄图摸成鲸的样子

……?

写了两篇特别迷幻的东西,可能是我喝多了,认识我的好孩子还是不要看了吧_(:_」∠)_

链接戳评论


报复恶意 全篇车
追星迷思 

有生之年想做一款这种纸片人风格的游戏

[明星大侦探][潘打工]黑色星


也不是谁的生命从开始就是永夜的。即使是黑色的星星,也是明亮的光。

马戏团并不是一个适合孩子成长的地方。备受欢迎的魔术师玩实际上是个花心风流的赌鬼,较小可爱的驯兽师的脾气比她手下的猛兽更加凶猛,苦练杂技的女人熬出一身内伤,每到阴雨的天气都止不住的流泪。在没有演出的日子里,所有的成年人都褪去了他们在舞台上的光辉露出了自己的内里。鲜花包裹下的都不过是些丑陋的皮囊。在这些迷茫的人中,突然出现的孩子就显得格外瞩目。
未曾感受过幸福童年的人们凑到一起商讨与研究,没有人知道该怎样应对一个刚出生的孩子,就更无论如何让他健康的成长。
还好孩子是种神奇的生物,在这种糟糕的环境中,他还是像个野草一样疯狂又杂乱...

且想且书,散漫文记

-注意:通篇内容没太大意义,主要为自娱自乐

01 《安和桥》

“让我再看你一眼,从南到北。”

北京对于我来说一直是个不近不远的名词。像大多数的远离繁华都市的边缘城镇的人们一样,承载着对所有美好世界的想象。

记忆中第一次来到北京大约是在幼儿园的年岁。之前一天一夜的时长,摇晃的绿皮火车、拥挤的过道、混杂着泡面与咸菜的潮湿空气在我并不清楚的记忆中涂抹着。或许真的是当时的年纪太小了,处在知事与不知事的边缘的我基本上没有什么完整的印象,即使是现在在拼命的回忆,但也只能在我的脑海中找到一些残存的片段。譬如清晨的天安门、给梅花鹿喂食的动物园、凹凸难爬的长城与六块钱一晚的招待所。

我深知我自己不是个善于记忆的人...

改来改去,还是愁苦

关于我

ಠ_ರೃ
© NGAl_九加酒_ | Powered by LOFTER